美丽天文观测活动星空瑰宝星空畅想

《天文摄影甘苦谈》 星星工厂(台湾)

“余致力天文摄影凡十数年,其目的在追求一张完美的照片”。但在一张照片出现之前,实在是有众多过程要一一走过、一一克服,以下将略叙一二。
 
  笔者一开始拍天文照片,是用Vixen的50S赏鸟望远镜拍月球及日、月蚀,另外拍一些星流迹。这些照片当然是「不忍卒睹」,但是由於没有前辈的指导,所以当时也颇「沾沾自喜」。一直到专五,学校装了一台高桥FCT-150折射望远镜後,才算正式踏入天文摄影中追踪摄影的境界。
 
  天文摄影,除了太阳、日食与少数行星外,其余的都得在夜晚时才能拍摄。因此,一身昼伏夜出的本领是必须多加修练的,同时必须能耐得住低温及睡神猛烈且无情的攻击.有时在冬夜中拍照,想起温暖的被窝,常忍不住骂自己:什么不爱,偏偏爱上这天文摄影。相信有很多同好都有这种「自讨苦吃」的感觉.
 
  初学追踪摄影,校正极轴是最恼人的问题,偏偏这又是最需要经验的问题。如果有好机器,即使对不甚准,凭著导星,还是可以拍出一张不错的照片,但如果是小机器或便宜一点的机器,那对不准极轴就头大了。笔者在学校时,用的是EM-2000型赤道仪,追踪有2.5秒的水准,拍起来很轻松,后来自己买了EM- 200,对极轴就要很慎重了。而笔者有一次用P-2S,由於架台低,加上没有水准器,对极轴时那种痛苦,真的是毕生难忘。笔者曾听说有人用MIZAR的 AR赤道仪,焦距500mm拍20分钟无导星,星点仍呈点状,这种对极轴的功力,已是臻「出凡入化」的境界了。
 
  在平地拍照,露水问题并不严重,笔者现今住所,平时水气就不少,可是拍照仍不会有结露现象。但如果到山上去,那就得多注意这个问题了。尤其是拍星野时,相机镜头很容易结露,因此,用怀炉等物品加热就不可少。望远镜同样有这个问题,如何克服得多花心思。笔者有次上山拍照,天亮後把镜筒盖盖上,睡个觉醒来一看,整个镜面结满水珠,「晶萤剔透,煞是好看」,也因此不得不提早下山。所以到山上拍照,结露问题要注意。
 
  到山上拍照是一件很美的事,笔者爱死了那种满天星斗之下,群山万壑之中,唯我一人独享的那种那种说不出来的快感。当然,有时山上不只你一人,不过,与人共享也是很美的。笔者有次上山,巧遇四位南投上来的同好,除了分享观星的快乐外,也分享了一位仁兄的XO,结果那夜一张照片没拍到就睡著了。有时遇到连续假日,山上到处是人,这时也是挺爽的。怎么说呢?因为当你把望远镜放在那儿,人群就像苍蝇般涌过来,然後东指西点,似乎发现什么「千年怪兽」一般。这时你就可以主人的身分来讲解,过过专家的瘾。看著别人钦羡的眼光,那种滋味,怎一个「爽」字了得!
 
  在山上拍照,粮食及饮水是很重要的。照片可以不拍,人可不能饿死在山上。爱星是件美事,「为星殉职」可就不妙了。因此上山前,一定要有详细的计划,然後带足粮食及饮水,再狠狠地拍上几卷底片。
 
  到山上去拍照,无非是想利用山上空气稀薄、气流稳定的优点。可是我们伟大的政府已经让这些高山「郊山」化了。现在所谓的「台湾百岳」,已经有可以让车子「攻顶」的了。政府的交通建设,真可谓到了「无远弗届」的地步了。这些「德政」所带来的是旅游的人潮。常常会发生当笔者按下快门,准备「大开拍戒」之时,就会有车子,开著耀眼的大灯,直扑笔者而来,杀得笔者措手不及、差点「弃镜而逃」。来者下车後,通常会加上一句:「你在做什么?哦-你在拍照哦!这样没影响你吧?」当然没影响-已经影响「完」了嘛!
 
  在山上,「方便」的问题似乎是个挺不「方便」的问题,这可不是在绕口令,这是个严肃的问题。笔者每次上山,都为这档子事伤脑筋。尤其是在冬天上山,更是麻烦的事。您瞧:当你脱下羽毛衣、卫生裤,正想好好「解放」之时,一阵冷风吹来,贴在光秃秃的屁股上⋯⋯,天啊!这简直就是「酷刑」。如果你不想受此酷刑,除非你当天下山,否则得冒「少年得痔」的危险,憋个二、三天。
 
  笔者想,好不容易上次山,是不会有人一天就下山的。於是,洗澡的问题就浮上来了。在山上顶多是刷刷牙、洗洗脸,那有办法洗澡。每当拿起牙刷准备梳洗一番,可是一碰到冰冷的水,就会对自己说声:「弃权!」然後再把牙刷、毛巾原封不动地搬下山。如果你为了刷牙洗脸而特地去烧水,那真是精神可佩,陈总统该请你去出任「卫生署长」才对!


  俗语说:「民以食为天。」到山上拍照,最高兴的就是吃饭时间了。根据多次的经验,笔者认为在山上吃面较适合。中国人是吃米的民族,怎么说吃面较适合呢?这不是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」而根本是「生米煮不成熟饭」啊!山上气压低,水不到摄氏 100度就沸腾了,自然煮不熟饭了。笔者有次不信邪,偏要带米上去,结果「邪不胜正」,只得「霸王硬入口」,吞了一肚子「有点硬又不会太硬」的饭,真-是-难-吃-啊!

  在这儿笔者可以提供一些菜单,给同好们参考参考。诸如:牛奶加饼乾(可以改成咖啡)、土司加果酱(加肉松也不错)、泡面vs鸡蛋⋯等。笔者吃过最「奢侈」的,是一道「蚂蚁上树」-冬粉加肉酱罐头,在山上吃,真是天上美味、人间少有。

  初次上山的同好,应该都曾被满天星斗所深深感动。在山上看星星,真的是绝美的一件事。宇宙中的光明、黑暗、暄闹、寂静,都一览无遗地进入你的脑海,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人类的渺小而宇宙的浩瀚无际。我们何其有幸地生而为人,能欣赏这变化万千的星子,又何其有幸地生在现代,有新颖的机器来辅助我们。笔者每次上山,总是对那些上山买小吃的人很反感。上天赋於我们这美丽的大自然,我们不能用我们的双眼、双耳来感受,反而是使用嘴巴来破坏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


  林林总总扯了一些,笔者上山的经验并不算多,只是每次上山,总会有些意外的收获,把它写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天文摄影的酸甜苦辣。曾经如此的,盼你会心一笑,不曾如此的,那就快去吧!

转自 星星工厂